首頁 > 文化 > 文苑

【散文】在飛機上看云

本站發表時間:[2020-07-20] 來源:北京法院網 作者:

  平時坐飛機的機會不多,所以每次坐飛機我都會挑選靠窗的位置,珍惜在高空中俯視的機會。我們利用高科技,掙脫物理束縛,可以像鳥兒一樣在幾千米的高空欣賞廣闊而別樣的風景,那是在地面上不可得、更不可見的風景。

  飛機在跑道上快速滑行,在達到一定速度后,借助動力和慣性迅速騰空而起。視域立即遼闊,地面上的事物立即變得渺小,寬廣的馬路像浮在地面上的絲帶,高樓大廈變成可辨可數的方格,所有的植被連成一望無際的原野。

  飛機呈45°上升狀態,坐在我前面的乘客,位置越來越高,后腦勺也看的越來越清晰。機艙內充斥著一種壓迫力,隨飛機快速上升越來越強烈,它壓著我的胸腔,封閉外耳道,我能聽到腦海里嗡嗡的聲音。我頭靠在前排的座背上,這樣不會有眩暈的感覺。眼睛一直盯著窗外,視野無限放大。隨著飛機上升,地面上的東西也越來越小,終于消失在一片迷霧中。

  飛機穿破低空的迷霧,此時,我才看清覆蓋在天空中,不斷向地面壓迫的那團熱浪。它揉合著厚重的水汽,不斷醞釀、翻騰,聚成一團霧茫茫的灰白色,沒有清晰的邊界,原來這就是在地面上所看到的模糊的天際。

  穿過那團霧氣,天空突然變得通透、明朗,云更白、更飽滿、更立體。飛機在云間穿梭,云就從我身邊掠過,自由而不經意。我想伸手去摘一朵云彩,還未反應過來,它已飛至腦后。云中飛行十幾分鐘,看著窗外觸手可及的云朵,一直有種幻覺,我像踩在云上,它看似輕飄,卻堅實穩固;它看似隨意,卻堅定團結。原來天一直這么亮,云一直這么白,很像我記憶里的天空。那時,云是一團團飽滿、寬松的棉花糖,懸在河間、飄在山上、掛在樹梢,踮起腳尖就可以摘一捧。這是既遙遠又清晰的印象啊。

  和團團白云告別后,我們來到更清澈、更透明的天空。底色是一片恢宏的藍,其壯麗已無法用語言形容。是哪位巧奪天空的染匠將天空浸染的如此均勻,又不著痕跡,他應該采用了最精湛的技藝,用盡了世上最好的顏料。在如此清透的蒼穹中飛行,心頓時透徹、明亮。我已融在這片天幕中,在定格、在欣賞。此時,云忽然跑到飛機下方。由于位置優勢,我俯視著可以盡覽云的全貌。這時的云比海浩瀚無窮,比山磅礴大氣。它變幻著不同形狀,一團團、一簇簇,層次分明,邊緣曲線自然。它們正在創造著另一個世界。有兩團云像將軍指揮的千軍萬馬,兩軍對峙、劍拔弩張,中間隔著淺淺的天河。河道雖窄,但深不見底、波濤洶涌;有團云像迷路的孩子,焦急地尋找回家的路。它來回游走,不停地向行人問路。后來又跟隨我們,跟著我們奔跑;有的云像市場上叫賣的商販,面前擺著琳瑯滿目的貨物,他一邊吆喝,一遍揮舞著雙臂,不一會就吸引了大批顧客;還有的云像……我正看得起勁,突然被溫柔的聲音叫醒了,原來是熱情的空姐給我們發放飛機餐。

  現在飛機處在平流層,運行平緩,沒有顛簸起伏。雖然餐肴擺在面前,我卻沒有興致。我的目光還鎖在窗外。只一會的工夫,窗外就換了光景,這時天空是一片壯闊的海洋,那些有縫云被撕裂,變成游散的浮冰,密密麻麻地鋪散在海洋里,有碰撞,有融合,有消解,有新生。

  這片無邊無垠的海洋一直伴隨我們兩個多小時。后飛機開始緩緩下降,我對海由俯視到平視。再后來,飛機開始顛簸,廣播里也提醒乘客“飛機正在下降,因氣流不穩,飛機會有顛簸,請大家收起小桌板,注意安全……”。我們又經歷了來時的風景,由高空飛到云里,由云間又潛入低空的迷霧。此時窗外已迷茫一片,看不清來時的路,更分不清所處的位置。忽然隱約間可以看到地面上,有大片的綠色,有小片灰色、白色,錯落有致地嵌在無邊的原野里。飛機還在下降,地面的一切越來越清晰,能看清如線般細細的道路,能分清移動的車輛。窗外的迷霧也漸漸散消散了,外面是我們熟悉的天空,此時飄著小雨灰蒙蒙的。有幾滴雨落在窗戶上,劃了一道長長的痕跡。

  經過幾段過山車似的下降,心懸在空中無所依附,又忽然跌落。飛機終于安全著陸,在跑道上快速滑行,窗外是彎曲的跑道和細細的雨簾。下飛機后,我抬頭看著天空,云還在空中游蕩,烏云也在醞釀,有幾滴雨落在我臉上。哦,我剛剛從那里歸來。


[供稿單位:]   [責任編輯:郜蕾]
体彩三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