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博覽 > 視野

日本的公民代言人制度

本站發表時間:[2020-07-15] 來源:北京法院網 作者:

  作為訴訟外行政救濟方式的公民代言人制度,以其簡便高效的特點,目前已經為很多國家所接受。日本于20世紀90年代引進了該制度并根據本國的國情加以修正,納入了本國“苦情處理”制度中。

  通常情況下,公民代言人機構在政府中是一個獨立的部門,例如瑞典,它是作為一個中央機關居于國王和議會之間的組織。由于其組織方式有一定的成員以議會或者委員會的方式出現,因而多把它歸屬于議會的一部分。日本在引進該制度時也曾經試圖把它引入中央機關,作為居于議會和內閣之間的一個調停機構,但這僅僅是停留在一個設想的階段。事實上,在該制度的最初探討中也達成了要在中央層面實行該制度的共識,但由于這種機構在這中央的設立會使已經形成的政治力量對比失衡,不利于政治的穩定,因而其實行遭到種種質疑,至今仍然處于擱置和探討狀態。與此同時,這一制度設想卻在地方行政機構中開花結果,成為當前日本地方行政機關中普遍存在的一種制度,這也是公民代言人制度在日本的一個最大的變通。

  日本的地方權力機構同樣實行的是二元的議會制,即財政權由地方議會掌管,地方行政長官負責地方的行政事務,從而形成一種分庭抗禮、互相制約監督的地方政治局面。但公民代言人制度引進地方行政并不是作為地方議會和行政長官之間的一個第三方機構,而是作為行政長官下設的機構而存在。這種設計有兩種用意,一方面公民代言人制度作為一個方便快捷的公民權利救濟方式,設立于行政長官之下避免了議會制效率低下的問題,有利于及時化解政府與居民之間的矛盾,以便最大發揮其現實價值。另一方面,這一機構同時還具有監督議會決策的職能,這無異于增強了行政部門的勢力,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一直以來存在的地方議會勢力過于強大,而行政力量被削弱的局面,有利于地方公權力的平衡分配。但在實際生活中,公民代言人主要發揮的作用仍然是行政調解作用,緩解政府與當地居民之間的矛盾,從事著“苦情解決”、“苦情相談”、“苦情調節”的事務。

  另外,除了普通意義上作為行政糾紛解決機構存在公民代言人之外,還存在著稱為“民間型福祉公民代言人”的機構。這樣的機構主要從事社會福利層面的工作,與采取與“行政型公民代言人”類似的方式,解決居民住房、收入、就業以及老年人扶養和幼兒教育等問題。特別是面對目前臨越來越嚴重的老齡化問題,作為服務性機構,“福祉公民代言人”受到了日本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

  公民代言人的作用是監視和糾正行政機關財政運行狀況,通過地方自治法中的住民監察請求和住民訴訟以及信息公開條例中的信息公開請求和公開請求訴訟來糾正地方自治體的不當行為。也就是說,公民代言人沒有特殊的權力,它的權力來源于普通的法律。

  在地方政府中,公民代言人機構是作為執行機關的一個附屬機關而存在的,其具體組織方式和權限為:公民代言人采用聘任制,一般選任三人,由議會同意,行政長官任命;公民代言人的業務范圍是市政機關;有權依據申請或者職權對當地居民對地方行政機關部門的不滿進行處理,并收集當地居民的意見、建議向行政長官反映,并要求行政長官及時作出答復;對議會和行政機構的職權行使狀況進行監督;有權實地調查;有權對議會法案及行政事務提出批評意見建議并予以公示。

  公民代言人主要有行政監視、苦情處理、行政改善三個職能。行政監視是對行政活動是否適當進行監視。在日本,由于公民代言人設立于行政機關內部,因而這種職能實際上沒有太大的意義。而其他的很多國家把公民代言人設立于議會當中,從而實現從外部對行政機關進行監視的作用??嗲樘幚?,應當是公民代言人最為主要的職能。它代表在行政上處于弱勢地位的居民,為其對行政機關的侵權行為進行申訴,從而實現居民與行政機構力量的對等,維護公民的權益。行政改善,即公民代言人不只是處理居民的申訴,同時還要整合信息,分析造成這些問題的原因及根本上的解決方案,向行政機構提出制度層面的改正意見,促進行政制度的良性發展。

  公民代言人依據來自居民的苦情申請,即對政府行政管理活動的投訴或者依職權對要處理的事件進行調查。根據相關條例規定的實地調查權進行獨立調查,對不合理的行政活動提出改正意見或者建議。最后把處理結果通知申訴人,一般情況下還需要對處理結果予以公示。


[供稿單位:]   [責任編輯:高煦冬]
体彩三地开奖结果